企业新闻

旗袍在香港的那些事儿-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1-10-05 10:54   来源:未知   阅读:

  为什么喜欢穿旗袍?胡玉贞回答:“穿上旗袍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旗袍就像是一种约束,我会特别留意言行举止。”

  胡玉贞去过一个旗袍博物馆。“凑近仔细看,旗袍上的一朵朵花都是用红色珊瑚石绣上去的,简直太美了。”足足一下午,她徘徊在展柜前。

  电影《花样年华》将淡色、深色、鲜艳等不同风格的旗袍融入镜头语言,反映女主角苏丽珍的心路历程。

  “只要他们用心学,我全部教给他们。”秦长林还参与了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办事处与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学院共同举办的“香港中式长衫制作技艺传承计划”,更多年轻人闻讯赶来。

  旗袍老裁缝的“高光时刻”

  胡玉贞整理了一份“旗袍大师资料”,介绍香港现存6位旗袍裁缝师的祖籍、入行时间、资历、年龄、代表作品、手艺传承、工作室等信息。

  2000年电影上映后,有观众评价:“这是一部旗袍电影!”他因此名声渐起,顾客闻风而至,订单接踵而来,迎来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新华社记者洪雪华、姚兰

  “为喜欢穿旗袍的人提供一个展现美的平台。”“旗袍发烧友”胡玉贞参与策划了这场活动。六年前,她在香港创办金枝玉叶旗袍会,主要组织旗袍宣传活动,会员最初不足10人,如今已超过百人。

  因年事已高、精力有限,梁朗光婉拒了余?。

  她翻阅古籍,奔走于各类文化讲座,以此寻找灵感。“服装设计需要把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视觉化,不能停于表面。”她用寓意吉祥的“石上大鸡”设计了一件无袖旗袍,也将梅花、茉莉等常见元素缝进旗袍里。

  为什么坚持做旗袍?在女儿梁媛雯看来,旗袍曾为父亲带来名誉和收入,如今是他老年生活里的一种陪伴和寄托,网传《迪迦奥特曼》全网下架,平台回应:内容调整优化。“他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

  新华社香港10月3日电 题:旗袍在香港的那些事儿

  而另一位经验丰富的旗袍裁缝师秦长林则忙于收徒授课,希望借此传承旗袍文化。为了专注教学,他每次只收4名学生。

  余?有一个得意作品??“十全十美青花蝴蝶牡丹旗袍”。她手绘青花瓷蓝色的十只蝴蝶和十朵牡丹,利用数码印花技术,将图案点缀在金黄色旗袍上。

  现代旗袍融合了中西方文化审美,最初风靡于上海,而后传到香港、台湾等地,在两岸及港澳地区落地生根,其承载的美也成为一种共识。

  张曼玉忙于拍戏,梁朗光在片场为她量身,还要做纸样、裁布、包边、夹里、绲边等,每道工序都不敢马虎。历时两年,梁朗光制作了30多件旗袍,电影中展示了20余件。

  从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纺织及制衣学系毕业后,余?主要为各大商业机构设计制服。为了提高旗袍制作手艺,她想找梁朗光拜师。

  梁朗光十三四岁从广东佛山来到香港,最初在中环一间裁缝铺里当学徒,苦心学艺方可出师谋生。后来,他办起工作坊,最多时有十多位裁缝作为帮手。工作坊内灯光时常亮至深夜,裁缝们手中的银针在布料间穿梭游走,两三天便能做出一件旗袍。

  每个人的旗袍款式各异,面料有丝绸、羊绒、真丝等,盘扣有细有粗,开襟有斜有直,开衩有高有低。有人手持团扇,有人肩披纱巾,女人们用好奇、惊喜的眼神打量着彼此。

  工作室的墙上挂着七八张照片,有梁朗光和张曼玉、巩俐的合照。约一米长的工作台上放着软尺、剪刀、纸片、布料、熨斗等,老式缝纫机紧挨着工作台。

  “80后”的余?曾为三个年轻的香港姑娘设计旗袍,姑娘们穿着旗袍跳起了街舞。在她的设计理念里,传统与现代的风格融合十分吸引人。

  到了21世纪,旗袍的火热时代渐渐过去。梁朗光关闭了运作多年的工作坊,辗转搬到位于观塘一栋工业大厦的工作室,不足40平方米。

  位于佐敦的裕华国货内,余?租了一个店面,疫情前的正常年份,一年可以卖出100多件旗袍。五年前,她创建了主打旗袍的服装品牌,大部分旗袍在香港设计,在杭州或深圳等内地城市制作。

  开拍前,担任服装及美术指导的香港著名设计师张叔平经引荐,找到了梁朗光。两人达成共识,旗袍由张叔平设计,梁朗光制作。

  香港还有不少人跟胡玉贞一样喜欢穿旗袍。旗袍形成于20世纪20年代的上海,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2021年,香港中式长衫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旗袍重新吸引大众目光。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旗袍在香港迎来发展时期,香港人习惯称之为长衫。有女白领和教师穿着素色旗袍上班;喜庆场合有女性身穿华丽旗袍;还有学校以蓝色、白色旗袍作为女学生校服,当前仍有十几所学校延续此传统。

  订单册里也有内地顾客的尺码,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订单基本没有了。为了防止忘记重要信息,他会在订单页画上旗袍草图,贴上相应的布条。

  几年前,有400多名香港女人穿上旗袍一同参加了一场音乐会。

  采访当天,她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身墨绿色印花旗袍,右侧盘扣上挂着小玉佩,一双黑色圆头高跟鞋,丝绸口罩上还有绣花。

  梁朗光为演员张曼玉做旗袍是机缘巧合。

  60多年,上万件旗袍。如今,这位年近九旬的老裁缝一个星期工作六天,每天早上10点开始,下午5点离开,每个月只做两三件旗袍。

  “穿上旗袍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尽管不再是香港人的主要日常服饰,但这些热爱和守护旗袍的人相信,承载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旗袍只要存在一天,一定还有人穿。美是永恒的。 【编辑:朱延静】

  胡玉贞想让更多香港人喜欢穿旗袍:她在养老院组织旗袍活动,让60位65岁以上的老人穿上旗袍,拍摄美照;她参与策划活动“爱在黑暗中找美”,邀请香港旗袍设计师余?为6位盲人女性量身设计旗袍,帮助她们找回自信……

  胡玉贞在活动邀请函中写道:必须穿旗袍出席,史上最贵离婚生效,离婚后女人心理会发生哪些变化?_3。她一年365天里,穿旗袍的日子超过300天。

  这其中,就有89岁的梁朗光,他曾为电影《花样年华》制作旗袍。

  把中国传统文化缝进旗袍里

  旗袍的世界里,有老裁缝们的坚守,也有年轻设计师的探索和创新。

  “张曼玉穿得非常自然!”这位老裁缝说,合身的旗袍就是最好的旗袍。